• 黔茗文化
  • 茶文化
  • 视频展播
  • 精美图片
  • 参观服务
    Visiting service
  • 贵州茶企
    Tea enterprises
  • VR虚拟茶园
    VR
  • @贵州人:你竟然不知道?我们的茶文化这么“牛”

       发布日期: 2019-04-18   浏览次数:202  

     前些年,参加了不少的茶会、博览会,品鉴会。在这些活动中,笔者有一个感受——贵州茶界人士在交流中说起自家茶文化时,总有几分不自信。说起别人的茶如何有文化,可以说如数家珍,但谈起自己家的茶文化,无非就是说一两句气候和生态环境,语气中总有几分自卑。自卑不要紧,但如果我们不去研究,不去挖掘,对我们丰富多彩的茶文化来说,未免有些不负责任。

    追寻历史的跫音,就不难发现,贵州茶文化在历史的进程中,有着她光彩夺目的一页,且她的文化源远流长。

    翻阅唐代陆羽《茶经》,对贵州茶有明确的记载,“茶生思州、播州、费州、夷州......往往得之,其味极佳。”笔者通篇读下来,陆羽在《茶经》记叙各地产茶中,惟一用“其味极佳”对贵州茶作了的高度评价。陆羽在《茶经》中,还将播州(今遵义地区)、思州(今黔东南、黔南一带)列为全国六大茶区之一。可见,贵州茶叶,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就声名远播,久负盛名。

    但是,遗憾的是,从蜀汉政权到隋唐宋元,历代统治者对贵州的着眼点都离不开军事价值,从未将这片地区纳入国家经济政策和发展战略的重点,加上贵州自身环境的封闭性与经济基础的薄弱,发展自然相对落后。尽管贵州先后有20余种茶叶作为贡茶走进了宫廷,但由于多种原因,并未发挥她应有的品牌效应和经济价值。

    事实上,贵州在中国和世界范围来说,都是美丽而令人神往的地方。五千多万年前开始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造就了贵州特殊的地貌和气候条件。千百年的茶叶生产、加工、贸易、饮用、食用,17个世居少数民族参与和创造,历史积淀、汰选,创造了丰富多彩的贵州茶文化资源。

    贵州古老而神秘。无疑,这也与由茶叶而衍生出的庞大茶产业体系,与悠久深厚的茶文化有关。贵州地处世界茶树原产地的核心地带,茶叶文明由此发祥。贵州高原至今得存的古茶树群落与唯一的茶籽化石,以及至今保持着原生状态的民族民间茶文化,昭示着黔茶的绵长悠远。人类饮茶的文明从这里起步,茶叶的贸易与茶文化的传播也从这里出发,漫漫茶马古道与盐茶古道,在岁月的深处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说起贵州茶的文化味道,最具特色的民俗在毕节、威宁等一带老百姓常喝的烤茶。一个小砂罐、一个水壶、一个茶器皿,三五个人围着火盆自烤自饮,亦称罐罐茶,这种喝茶方式在贵州境内由来已久。

    传统的烤茶用的是木柴烧火,其味纯正,茶香具有特色,烤茶的香味很特别,有一股焦香味道,比起煮茶、泡茶独有韵味。

    在贵州黔北地区,至今仍保留得有“油茶”的嗜好,这是当地人最爱吃的一种茶食。勤劳的山民披星出工,踏露收工,午饭就是妻儿送去的一钵香气袭人的油茶汤和一钵冷饭,茶饭泡在一起吃下,又开始干活,正如当地古老民谣所唱:“炒油茶泡冷饭,越吃越肯干。”

    贵州的茶文化,独特之处在于她是原生态的文化元素,历史上,贵州山区都是被主流文化边缘化的角落。长期以来形成了一座座文化孤岛,有“五里不同俗,十里不同天”之说。在其繁衍生息的历史长河中,贵州的17个世居少数民族创作、继承、发展了自己独特的文化。在发现、利用茶的过程中,形成了丰富多彩的茶文化。在这些不同的文化环境中,茶在宗教、祭祀、婚礼、礼仪、社交等方面的利用,形成了贵州土著居民独居特色、多姿多彩的民俗民间茶文化。

    不断演变的饮茶文化,形成了今天贵州独特的区域茶叶品牌。片状的代表有湄潭翠芽,球状有雷山银球茶,那颗粒状的犹如珠宝般高贵的就是“绿宝石”,卷曲型的首推都匀毛尖。不仅栗香持久,滋味醇厚,色泽绿润,且汤色黄绿明亮,叶底鲜活匀整。特别是内含的锌硒元素,更是被专家称道。

    当代茶圣吴觉农在他的传世之作《茶经述评》和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宗懋的《中国茶经》中,用大量历史资料和近代研究成果,明确了贵州是茶树原产地。

    历史的轮回总有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贵州在世界茶树发源地作出巨大贡献的同时,在推动我国现当代茶产业发展的历程中,贵州也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与人文价值。

    历史在1939年给了贵州一个历史性的机遇,中央实验茶场落户贵州,开启了中国现代茶叶科研,示范种植推广之先河。1939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两年之后,代表国民政府经济部中央农业实验所和中国茶叶总公司的40余位国内知名茶叶、昆虫、农业、森林等专家来到湄潭,开始筹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国家级茶叶科研生产机构——中央实验茶场。湄潭在10年时光里一度成为中国现代茶叶的科研和种植推广中心之一,书写了中国现当代茶叶发展史的新篇章。

    如今在湄潭,我国最早的茶工业化遗址和茶叶机械化生产线还保存完好,不同时期的木制红茶生产线、民间木制茶机具、各类现代金属茶机具、各种茶叶包装盒及样品、标本、图片、手稿等成千上万件茶文物,其数量之大、品种之多,且保存完好,可以说十分罕见。这不仅见证了我国茶工业的开始,更是奠定了贵州在中国现当代18新利发展的历史性地位和基础性地位。

    如此看来,贵州不仅是茶树原产中心地,也是茶叶利用、饮用、商业化、人工栽培等方面出现最早的地区之一。

    打开世界版图,你会惊奇地发现,贵州是国内唯一低纬度、高海拔、寡日照兼具的原生态茶区,也是中国最适宜种茶的区域之一和高品质绿茶的重要产地。

    纵观世界茶叶产区,还没有哪个地区像贵州那样,集生态、品质、质量安全、茶树起源、现代茶工业为一身的绝对优势,贵州茶深厚的茶文化,历史的长河从未将她忘记。细细品味,我们会知道,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贵州茶是中国茶的一扇窗子,推开它,就是推开一个精彩纷呈的世界——茶的物质与精神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