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黔茗文化
  • 茶文化
  • 视频展播
  • 精美图片
  • 参观服务
    Visiting service
  • 贵州茶企
    Tea enterprises
  • VR虚拟茶园
    VR
  • 这个春天 干净的贵州茶搞出“大动静”

       发布日期: 2019-04-29   浏览次数:222  

     12吨一柜都匀绿茶,发俄罗斯;1.8吨娄山春茶,发美国;摩洛哥采购商,2100万美元订单,满网涉及贵州干净茶的文章、微博、小故事时常刷屏……
    贵州春茶,近期搞出了“大动静”。

    石阡县茶园春茶采摘忙

    春茶捷报

    春茶,是一年中茶叶品质最好和采摘最合适的时期,全国各地的茶产业,都想要抢在这个时间点“吸睛+吸金”。
           今年一开春,贵州茶可谓先声夺人。
           四月下旬,在贵州湄潭召开的贵州茶博会,参会客商是去年的三倍。客商们似乎都是来“抢”茶的——山东省茶叶协会组织了248人包机两架,广东客商120人包高铁两节……
           从茶园面积和茶产量来讲,贵州原本就是近几年中国茶里当之无愧的“超级新星”。自2008年开始贵州连续6年每年新增茶园70万亩以上,占全国年新增总面积的一半。
           遗憾的是,很长一段时间内,贵州茶一直逃不出“高产低价、高质低价”的怪圈。以至于此前有媒体称:贵州是品牌茶的“茶青殖民地”。

    截至2018年底,贵州全省茶园面积达700万亩,连续六年排名全国第一。

    仅以2016年为例,贵州茶园面积700万余亩,列全国第一,但以亩综合产值计算,其实贵州茶的亩产值仅为福建茶的1/3。
           到了2017年,贵州茶立下“军令状”:2019年贵州茶总产值要达到500亿,累计须带动56万农户脱贫。
           2018年,贵州茶农业总产值为394亿。500亿“马拉松”,余下百亿,还待冲刺。
           受2018年低温凝冻天气影响,2019年贵州春茶产量又略低于往年。在产量无法大幅提升的情况下,贵州茶若想要奋起直追,在一年间增加百余亿产值,只能靠提高茶产品溢价。
           贵州的茶专家直言,如果按照传统思路,针对特定的产品进行包装,打造几款市场认可的高溢价茶品牌,需要时间积淀,短期内基本不可能!
           贵州茶,要突围,怎么办?

    流量之战
           短短几个月,贵州人真就想出了对策,贵州春茶也打了一个漂亮的“价格翻身仗”。
           跳出传统思维,贵州茶人不再拘泥于特定的产品,转而将贵州茶整体贴上“最干净、最安全、最健康”的标签,打包宣传,力捧贵州茶“组团出道”。

    “生态”“优质”“干净”,已成为贵州茶最亮眼的标志。

    最先出来为贵州茶吆喝的,是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今年两会,孙志刚书记向全国爱茶者发出邀请:“如果大家要喝没有污染的茶,就到贵州来”。省长谌贻琴在给今年茶博会的批示中也表达了对贵州茶的自信:“贵州茶历史悠久,茶品质有口皆碑!”。
           贵州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慕德贵在一次会议上特别强调:把宣传推广作为当前贵州茶产业发展的突破口。
           其后,贵州茶就开始“组团”在各大媒体上高频次强势亮相。
           央视在黄金频道推出《黔茶》系列纪录片;人民网等主流媒体组团为贵州茶打call;当下最火的短视频平台抖音,专门举办了“贵州春茶‘DOU’起来”挑战赛;“我有贵州半亩茶”宣传营销活动,聂远、宁静、邹市明等十余位流量明星都为家乡茶站台;贵州本地媒体更是不间断密集推出系列报道;“网上茶博会”“我有贵州半亩茶”两大营销平台集中上线,让远在天涯的人对深山里的干净茶也触手可及;“茶叶的鼻祖在贵州”、“离经叛道的贵州冲泡”、“千年风霜的古茶树”等贵州茶背后的文化故事潜入了朋友圈;北京马连道茶城、上海丰庄茶城,远至南美的巴西,系列的贵州茶推介活动带着高原山风呼啸而至……

    贵州“网上茶博会”“我有贵州半亩茶”两大营销平台集中上线,让远在天涯的人对深山里的干净茶也触手可及。
           流量混战之中,贵州茶真能杀出一条血路吗?
           贵州春茶交出的答卷,超出人们的预期。
           在微信指数中,贵州茶作为以省份为标签的茶类指数词条,大部分时候,热度都秒杀其他地区的茶品。最近一周,“贵茶”热度甚至一度超过了娱乐圈一线流量明星。
           另一个数据更为直观,据贵州省农业农村厅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贵州茶叶价格上涨21.3%。

    贵茶时间
           低纬度、高海拔、多云雾——位于“黄金纬度”上的古老贵州茶,这一次,借助现代化营销模式,让世界听见了来自深山的贵茶声音。
           舆论场上热闹的流量变成了实实在在的销量,贵州茶人在“茶叶大省变茶叶强省”的路上,也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贵州茶的脚步,当然远不止于此。


    凤冈县贵茶公司现代化的加工基地

    根据《中共贵州省委 贵州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建设茶产业强省的意见》,贵州要做全国最大的优质茶原料基地、最大的茶产品加工基地、最大的茶产品商贸中心、最大的茶产品出口基地。
         《意见》提出,到2020年,贵州省茶产业综合产值要达到1000亿元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为实现千亿目标,黔茶不仅要“出山”,还要“出海”。
           4月23日,贵阳综合保税区内,一辆载满贵州茶叶的货车出发了。2100万美元,这是贵州历史上最大一笔茶叶出口订单,也是贵州积极开拓海外市场的序章。
           实际上,这两年提出千亿目标的省份,并不止贵州。云南、福建、湖南、四川等产茶大省,都在举全省之力,冲刺千亿。
           到底谁能够第一个跑进茶产业“千亿俱乐部”?
           答案,谁也无法预料。
           对于正在奋力冲击中国茶第一梯队领跑的贵州茶而言,千亿目标之外,他还想成为“一带一路”上全球茶市场的领航者。
           正如所有伟大商业故事的开始,一批来自贵州深山的茶叶,自广西钦州港出海,一路风浪,最终将在遥远的摩洛哥开启“贵茶时间”。
           和这批茶叶一样,古老的贵州茶,正待远航!